南京家装新宝gg平台登录价格社区

一人一宅一国家 还原中国版的“辛德勒名单”

楼主:大连文化眼 时间:2018-04-12 00:06:44


点击“大连文化眼”关注哦

   

    正在江苏卫视、北京卫视热播的电视剧《最后一张签证》揭开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让观众看到了这份中国版的“辛德勒名单”。那么这段历史有着怎样的背景?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本报特邀辽宁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剑桥大学访问学者毕会成为大家还原这一段历史的真实。



何凤山。

奥斯维辛上空的阴云

1938年3月14日,阿道夫·希特勒,这位六七岁时就站在维也纳街头的肥皂箱上发表施政演说的流浪艺术家,再次回到了维也纳。这一次他是作为德国的国家元首前来宣布“德奥合并”的,奥地利成为德国的东方省。

对于奥地利的纳粹党人,这一时刻是唯美主义幻想与现实主义政治的完美媾和,如愿搭上“德意志战车”的奥地利人在街头挥舞纳粹旗帜欢迎奥地利游子的归来。然而,对于寄居在该国的犹太人来说,奥斯维辛上空的阴云正在快速地集结。犹太人是基督教欧洲永恒的他者,基督徒靠与犹太人的对立与冲突来确认和团结自我。欧洲的基督徒把金融资产暂存在犹太人的口袋里,然后定期地取回来,方法是杀死犹太人,或者把他们送进奥斯维辛集中营。基督徒把犹太人视为欧洲一切社会政治问题的总根源:犹太门徒出卖了耶稣,犹太女巫制造了瘟疫,犹太人固守与时代早已脱节的宗教和道德信条,这使他们成为所在国道德或政治秩序的颠覆者。这样说来,奥斯维辛更像是西方世界的某种合谋。在当时的奥地利,犹太人只要拿到外国签证,是可以逃离这个纳粹魔窟的。问题是,为解决犹太难民问题专门召集的埃维昂会议上,32个国家煞有其事地讨论了9天,却连一份谴责德国虐待犹太人的决议都没能通过。西方各国以各种借口拒绝或延迟为犹太难民办理签证。

这时,中国站出来了。

 

奥斯维辛集中营里关押的犹太人。

门外排起长队的中国领事馆

1938年的中国,在奥地利的代理人只有两位,驻维也纳领事馆的领事何凤山和他唯一的助手。他们在领事馆的房产被纳粹当局恶意征收之后,甚至只能寄居在何凤山自费租下的一间小公寓里。此时的上海已经沦陷,日寇占领了上海大部分地区及其周围地带,使得中国政府的治权处在被悬置的状态,这意味着上海这座东方巨埠成为当时世界上唯一不需要签证即可进入的国际自由港。何凤山利用的正是这一条件,在德国占领奥地利之后的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向至少上万名犹太人发放了去上海的签证(这种签证是用于离开奥地利的)。说“至少”,是因为具体的人数已很难统计。现居美国的何凤山之女何曼礼十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寻找当年拿到签证的犹太幸存者。何凤山在世时,对这一段往事鲜少提及,甚至在自己的回忆录《我的外交生涯四十年》中,也只有只言片语的记录。父亲去世后,何曼礼开始循着儿时父亲给自己讲的一些故事和回忆录中的线索,开始了漫长的调查历程。父亲究竟发放了多少签证给犹太人?因为没有一个提前拟定的拯救名单,何曼礼只能通过一些幸存者的签证号来推测。“(我找到的一份)1938年6月20日的签证,就已经是200多号了,而7月的一份签证是1100多号,”她告诉新华社记者,“还有两个同一天签发的签证,两个号码之间相差100位,那一天至少签发了一百个签证。”何女士据此推断,何凤山和他的助手平均每月签发至少500个签证,而何凤山在维也纳连续工作了两年。艾瑞克·歌德斯堡是她找到的幸存者之一,他在找到中国领事馆之前的数月内曾求助了几十个外国领事馆,均无功而返,是何凤山为他一口气签下了20份签证,凭借这些签证,他救出了狱中的父亲,举家得以前往上海。在何凤山拯救的犹太人中,最有名的还是后来参加新四军的罗生特医生,他以精湛的医术服务于中国的反法西斯事业,被誉为新四军中的“白求恩”。

后来,从中国领事馆能拿到上海签证的消息越传越广,领事馆外开始排起长队。加上欧洲其他国家的犹太人也获悉上海可以作为避难所,因此想方设法逃到上海,最终使上海成为犹太人在二战汪洋中的“诺亚方舟”。

二战中两个受伤害最深的民族(奥斯维辛的犹太人,南京大屠杀中的中国人),却以这种方式连接起来,守望互助,相濡以沫,靠着何凤山这一个人,一处宅。


 何凤山发放的去上海的签证。

电视剧与历史真实的区别

在这部当下正在热播的电视剧里,历史上何凤山的孤独而决绝的战斗,被置放在一个扩张了的结构或形式中:他的上面和旁边多了一个亦师亦友的上司,副领事鲁怀山,他是国家体制在领事馆里的代表,同时又代表领事馆与外面的世界周旋。他的孤岛般的生活中多了一段绵长的情感纠葛,不只是三角的,甚至是四角的——逐爱维也纳的姚嘉丽,海伦的替身罗莎,还有罗莎的恋人、犹太抵抗组织的领袖大卫。他还不得不迎合当代的知识等级制(也是当代唯一具有正当性的等级制),而去独力执行所谓“七人名单”的绝密任务。这个像涡轮一样把所有相关力量,包括汉斯代表的纳粹势力和大卫为首的犹太抵抗组织,都卷入其中的任务,就是拯救犹太人中的当代先知、科学家。

虽然何凤山成了剧中的普济州,但是历史上的何凤山面对的国家并没有完全缺席,这是跟普济州的处境不同的。剧中王参事的原型是何凤山的上司、当时的驻德大使陈介。陈介当然不希望何凤山的举动恶化中德两国的关系,他甚至还打电话要求何凤山停止签证。但毕竟还没发展到像王参事那样百般刁难的程度,陈介的考虑更多是从职业或职位出发的,未必完全代表国家立场。真实何凤山的故事是一个家国寓言,而不仅仅是一阙人性的赞歌。何凤山的伟大在于,他经常在人道主义的路上走得太快,以至于国家有时被甩在后面,会犹豫着要不要跟上来;而国家的伟大在于,她最终还是选择了跟上来,即便自己也深处战祸之中,即便这可能意味着与德国交恶。只是因为国家跟上来了,何凤山的签证才不至于成为一纸无法兑现的国家承诺。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